犹记家乡摆端阳

现如今,端午已成为全国的一个统一节日,并且有法定假期。可是,在我的记忆中,家乡的端午明显地不同于外地。

家乡的端午,在乡亲们口中,统统称为端阳,而且有大小之分 。农历五月初五,为小端阳,随后的农历五月十五,为大端阳。乡亲们普遍重大不重小,注重过大端阳,小端阳近乎不闻不问。

其实,对大端阳的重视表现,主要反映在女性。当年也有时尚。端午节流行的时尚,排第一的,就是栀子花了。小伢们不知道今日是何日,只要看到女性头上插起了栀子花,就会知道今日该是大端阳了。

与栀子花相伴的,还有门前的艾叶香,家宴上的雄黄酒味,美食黄鳝鱼的本土气……多种色味伴着古朴的民风,汇集于三县交界的故乡。而尤为出彩的,则是新衣服。所谓的新衣服,其实是不常穿的衣服,平时存放在箱子底,只有过节或做客才摆出来装面子,颇似现在的礼服。乡亲们也称这类现象为“摆端阳”。

舞台一般搭在小镇的杨林园子。杨林园子其实是一方共管地,面积很大,被分配给多个生产队共同使用。然而,由于缺乏水源,不便于水作物种植,相关生产队大多用来种植蔬菜,成了蔬菜园子,补贴各村各户的吃菜所需。为了方便乡亲们看戏,相关生产队事先对园地进行了修整。县剧团唱的是楚剧,都是乡亲们喜闻乐见的剧目,如《十八相送》《劈山救母》《庵堂认母》,多为折子戏,大受欢迎。日场连夜场,一般接连演了几天,人气如同天气一样,居高不下。老天爷也体谅民情,连续几天都是笑脸,护佑乡亲们安心看戏,尽兴摆端阳。

当年的杨林园子,的确是摆端阳的好场地。在观众聚集的周边,是各色各样的摊贩,全是生活品,小摊位。给我印象最深的要数卖粽子的。传说粽子是端阳节的时令美食,但我们家乡并不太流行,鲜见有人家动手包粽子,或许与当年的经济水平有关。感谢杨林园子的摆端阳场面,让少年的我走近粽子。打开的粽子,如菱角状,熟透的糯米喷喷香,十分诱人。遗憾的是,我只能看,不能吃,因为身无分文。

杨林园子的粽子虽然没吃着,但却把家乡当年摆端阳的印象深深烙进了我的脑海。家乡的粽子,不同于他乡的粽子,尤其不同于如今超市那些各色各样的华丽粽子。家乡的棕子个小,无任何添加物,芬芳迷人。家乡的端阳,也有着特别的色彩与习俗,让闯荡四方的游子念念不忘。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世界杯比赛买球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